夜夕qwq

【佣医】明日叶(二)

私设注意,ooc注意!     
是校园学霸加男神奈布x某平凡傻白甜女生艾米莉
背景是高中
可能会有错别字X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hallo,艾玛不在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近处看来,奈布的五官更加清晰了,微扫到眉毛的刘海轻轻附在额前,学校明确禁止男生留刘海,果然优等生有特权是吗……笑起来时露出的小白牙,一点儿优等生自恃清高的样子都没有啊。
       奈布就是那儿都好啊,,艾米莉正犯着花痴,此时奈布指了指旁边空着的放着艾玛书包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她……”本该心无旁焉如同见到其他同学一样自然的打个招呼,毕竟他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。
       然而,对方贴上各种“优秀”标签时,情况就截然不同了。
       艾米莉的语言能力像丧失掉了一样,脑中的话语乱了序,只留下一片空白,时间似乎凝固在了奈布弯起的嘴角上。
        尴尬之余,好在“失踪的女主角”终于回到了现场,“不好意思啊大帅哥,耽误了您的宝贵时间!”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,人都到齐了。”视线从狼狈不堪的艾米莉身上挪开,奈布看了眼手机确认到。
       艾玛拿起书包,丝毫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地问道:“唉,艾米莉,要一起去看排练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,呃……不了不了,我还要回家喂松鼠呐,你们快去吧……”艾米莉拿起书包就夺门而出,。“拜拜咯!”
      奈布惊讶地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的艾米莉,嘴角抽搐地转向了另一旁的艾玛,“真重口味……养……松鼠?”
       “噗哈哈,不是啦,她家的狗叫‘松鼠’啦。”艾玛向奈布解释,“那是我同桌,挺可爱的,就是脑回路和正常人有点不同。”
       等艾米莉确认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消失在两人的视线当中,才放慢脚本下来,“唉……男神果然只能远观不可近距离接触,啊啊啊丢死人了啊!”不过……从艾玛和奈布的对话中感觉他俩很熟啊。同桌兼好友,似乎算拉进了一点点自己和奈布的吧……
       一点点情绪像沾染了风的火苗——越烧越旺,迅速从艾米莉心底里冒出来,是羞涩,是嫉妒……
      “唉,像奈布这种男神还是留给配得上他的人吧……”不知为何,此时艾米莉脑子里满是艾玛和奈布在一起的场景

嘤嘤嘤要月考了,,本来就低产的我可能国庆之后会弧啊,,也不知道填不填得玩这个坑,,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【佣医】明日叶(一)

私设注意,ooc注意!
是校园学霸+男神奈布x平凡的傻白甜艾米莉
背景是高中
可能会有错别字X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地球上有三类人,一种是好事做得太多被广泛歌颂的圣人,一种是声名狼藉被人唾骂的的过街老鼠,而剩下的就是占比最多的平凡如水的庸碌之辈。而艾米莉就是其一。
       广播体操配上震耳欲聋的音乐,脚底的草坪仿佛都在不满地抱怨和呐喊。一个个态度散漫,极不标准的动作与积极振奋的音乐相对。是啊,学习不仅规定必须每天穿校服上学,还规定每天早上六点四十为早操时间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,几乎刚从床上醒来迷迷糊糊往嘴里塞上面包,就急急忙忙的赶到学校,还得被迫在操场上舞动僵硬的身体。艾米莉不算矮,处于队伍中间。往前一看,便是一个个黑乎乎的后脑勺和整整齐齐的校服怪。
        可就算是校服,就算是背影,都是有人自带光环的。一眼望去,在散漫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养眼的身影。瘦弱却不柔弱的骨架,挺拔的身影,一板一眼几乎完美的动作。连脸都不用看便知道,1班队伍的最前方,领头的是他们班长奈布·萨贝达。
       “哎呀真是的,都怪奈布,本来定在中午的排练就因为他改成了下午放学,啊我美好的星期五下午就这样被毁掉了!!”同桌艾玛双手拍着桌子抱怨着,表示愤怒。
        艾米莉连忙转身安慰同桌:“哎呦,近距离接触男神还抱怨啥?安啦安啦,周末有得你吃吃逛逛。”
        是啊,奈布同学德智体美全面发展,正是无数懵懂少女们心中的男神。
        磨磨蹭蹭收拾好书包,艾米莉正准备跟艾玛道别回家,却被艾玛按回座位,“等一下等一下,我得先去趟办公室,老班让我给她校对资料,艾米莉你最好了,么么哒!”
        艾米莉无奈地扶了扶额,碰到这种“老师的得意门生加得力助手”撒起娇来谁都难以拒绝。“唉,”艾米莉只好摆摆手,“好吧我在这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么么哒!”出门前,艾玛又给艾米莉抛了个飞吻。
        艾米莉无奈的做了个鬼脸,拿出画本准备摸摸鱼。对每个经过走廊的同学打声招呼,脸上挂着的,是一周终于熬到头的喜悦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感到光线被挡住,抬头一看,还没来得及打招呼,便被对方晃了一口白牙。
        “hallo,艾玛在吗?”

萌新报道qwq
这里夜夕,摸鱼画手,偶尔写写文什么的。主混凹凸,d5,ut,jbr和恶狼
没有雷点和cp向。
p2是人设
是个沙雕

是朋友的文(非转载,是合作!


铛,,,,,铛,,,
钟声响起来了。金色的阳光撒到了审判大厅的地面上。而审判者早已经静候多时。
“该死,今天的时间线感觉不到,世界线一定是被变动了”从他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丝焦急。
没错,本来这又是一场屠杀,他即将在这里审判那个屠杀者。可是,他眼前出现的骷髅使他感到了不对劲。
“papy,怎么是你?”sans的声音激动了。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死了,眼前的骷髅还穿着的与自己的兄弟不一样。
“sans?你不是,,,”papyrus也惊讶了。在他的记忆中,明明那个骷髅已经死了。
而又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。
“你们是,,,谁?”是chara。而sans看到了她,立马怒了。
chara被用力的摔到了地上,一个个蓝色的骨头固定住了她。
“去死吧罪人!”“等等,sans!”sans还要进行下一步的攻击时,papyrus拉住了他。
“你不是我弟弟!”papyrus的声音疑惑了。他明明知道,自己的兄弟不会这种技能。
“你也不是我兄弟!”sans也很疑惑。
“等等,我们好像被,呼,,某些东西,带到了同一个时间线!”是在地上的chara发出的声音。
“那么,你也不是屠杀者?”sans收起了骨头。
“我当然不是,我也是某个时空的审判者。”chara终于站了起来。
“那么,真正的屠杀者是,,”三者的声音同时混在一起,而眼睛,都早已看向了大厅的另一段,一个人类,手握着屠刀,早已静候多时了。
又是一段死寂。
,,,,,,,
不知道多久过去了。
三人终于站定在了一起,开始说起了审判词: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,鸟儿在歌唱,花儿在绽放,在这样的一天里,想你这样的孩子,就 应 当 在 地 狱 里 被 熊 熊 烈 火 焚  烧 殆 尽 ...
而人类仿佛在调试着自己的,,链锯?他不知什么时候收起了刀子。在调试完链锯之后,他又拿起了刀子。开始了冲刺。
战斗开始了。
无数的骨头从地底插出,封死了人类的走位,可人类一刀即将其斩断。毕竟,能让三个审判者共聚一堂的,LOVE(详情末尾)可想有多强大。
人类斩向了sans,可sans只是灵活的闪避过去了。他笑了笑,毕竟,此时,不只他一个在战斗。
papyrus的龙骨炮早已蓄能完毕,朝人类喷射出橙色的火光,而人类只是拿手撑了一下地板,就闪避开了,可是他将正面面对chara的红刀子,
人类的身躯被穿过了。
而此时sans和papyrus的骨墙都砸了过来。
尘埃落下,只剩下无数的骨头堆积在一起。
战斗结束,审判开始。
*You feel like you're going to have a BAD TIME.
(根据《undertale――三重审判》改编)(左:chara,中:sans,右:papyrus)